当前位置:首页
第39届世界遗产大会(下)
发布时间 :2015-06-28 浏览量: 3208

2015年6月28日-7月8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第39届世界遗产委员会大会在德国波恩举行。期间,WHITRAP参会代表团及时分享了大会核心议题及相关内容。敬请关注!

声明:版权所有,欢迎转载,但请务必注明转自微信公众号“亚太遗产中心”。


****************************************************************************************************************************************

 

第39届世界遗产大会系列报道(六)

7月4日,第39届世界遗产大会继续审议了新的世界遗产提名,当天世界遗产委员会公开讨论并审议了包括中国“土司遗址”在内的12个申报项目。除丹麦、德国、冰岛、拉脱维亚、挪威五国联合申报的“北欧维京时代遗址”项目被“暂缓申报”以外,总共有11个申报项目被成功列入《世界遗产名录》,按列入顺序分别为:

• 伊朗2项:“苏萨遗址(Susa Site)”和“梅曼德文化景观(Cultural Landscape of Maymand)”;
• 新加坡1项:“新加坡植物园”(Singapore Botanical Garden);
• 韩国1项:“百济历史地区”(Baekje Historic Areas);
• 蒙古1项:“大不兒罕合勒敦圣山及周边景观”(Great Burkhan Khaldun Mountain and its surrounding sacred landscape);
• 丹麦2项:“克里斯汀镇,摩拉维亚教堂聚落”(Christiansfeld, a Moravian Church Settlement)与“北西兰狩猎景观”(The Par Force Hunting Landscape in North Zealand);
• 法国2项:“勃艮地葡萄园气候与风土”(The Climats, terroirs of Burgundy)与“香槟地区丘陵、民居与酒窖”(Champagne Hillsides, Houses and Cellars);
• 土耳其1项:“迪亚巴克城堡与黑塞尔花园景观”(Diyarbakir Fortress and Hevsel Gardens Cultural Landscape)。

图片1 (1)

 

图片2


图/大会现场一致庆祝法国两项系列遗产“申遗”成功(来源:第39届世界遗产大会WHITRAP现场报道组)



当日下午审议的焦点是法国的两处以葡萄种植和葡萄酒生产为核心的文化景观项目。

世界遗产中心与ICOMOS的评估认为“勃艮地葡萄园气候与风土”系列遗产由勃艮第大区首府第戎与周边葡萄园地、景观与村镇构成,满足世界遗产的第(iii)条与(v)条标准,以及真实性要求,但其系列遗产的完整性和保护状况存在问题,尤其是遗产范围内一些城镇的扩张和工业基础设施的建设对遗产的视觉完整性造成了负面影响。因此,决议草案建议“暂缓申报”。

但是,在审议过程中,世界遗产委员会委员国一致认为,该系列遗产的突出普遍价值在于:在长期葡萄种植、葡萄酒生产过程中所体现出的人们对于自然环境的深厚知识、技术与专业能力,所形成的独特人与土地、环境的关系,以及独特的生产方式为基础形成的城镇景观与地方传统和文化,是一个真正的“地理系统”,涵盖了以葡萄园地为核心的地理、历史、技术、制度和文化要素,而决议草案中所述的负面因素并不影响该系列遗产的突出普遍价值。因此,在委员国一致同意下,“勃艮地的葡萄园气候与风土”系列遗产最终“有惊无险”地列入《世界遗产名录》。


0704-3

 

0704-4

 

0704-5


图/法国“勃艮地葡萄园气候与风土”系列遗产(来源:UNESCO-WHC网站)



“香槟地区丘陵、民居与酒窖”则是在WHC、ICOMOS推荐登录的情况下,获得了世界遗产委员会委员国“全票”通过,毫无争议地列入《世界遗产名录》。其与“勃艮地葡萄园气候与风土”相比较,虽同为以葡萄种植、葡萄酒生产为核心的文化景观,但其满足世界遗产第(iii)、(iv)和(vi)条标准,强调香槟酒生产是基于具有原创性的三个方面的系统组织:有效的城市规划、独特的建筑以及地下遗产。

这种“农业-工业”体系不仅构成了香槟地区独特的景观,而且形成了当地的经济和日常生活。这是一种长期的发展的结果,这种发展包括了技术和社会的创新、香槟酒的工业化和商业化,而这种发展加快了香槟酒生产从手工作坊向大规模生产转变并得以在全球销售。

值得关注的是,其符合第(vi)条标准的理由是:香槟地区丘陵、民居与酒窖,特别是在Saint-Nicaise丘陵地区,通过香槟地区具有文物价值的酒窖和早期的传统民居、香槟大道,以及由商业建筑构成的空间,体现了在世界上独一无二的香槟酒形象。香槟酒不仅是法国人生活艺术的象征,也成为了节庆、和解和胜利的象征(特别是在体育运动中)。因此,当该提名顺利通过的时候,场内外欢声雷动,大会现场进入一个小小的庆祝高潮,再次证明了香槟酒在全世界社会生活中的重要影响。

0704-6

 

0704-7


图/法国“香槟地区丘陵、民居与酒窖”系列遗产(来源:UNESCO-WHC网站)


TIPS:世界遗产入选标准
标准(iii):能为延续至今或业已消逝的文明或文化传统提供独特的或至少是特殊的见证;
标准(iv):是一种建筑、建筑或技术整体、或景观的杰出范例,展现人类历史上一个( 或几个) 重要阶段;
标准(v): 是传统人类居住地、土地使用或海洋开发的杰出范例,代表一种( 或几种) 文化或人类与环境的相互作用,特别是当它面临不可逆变化的影响而变得脆弱;
标准(vi):与具有突出的普遍意义的事件、活传统、观点、信仰、艺术或文学作品有直接或有形的联系。


图文供稿/姚轶峰

****************************************************************************************************************************************

 

纪念活动 | Ron Van Oers博士纪念活动在世界遗产大会期间举行

Ron van OERS

 

 

7月3日晚上7:30(当地时间),第39届世界遗产大会全体会议议程结束后,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遗产中心(WHC)秘书处与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亚太地区世界遗产培训与研究中心(WHITRAP)一起举行了纪念WHITRAP上海中心前副主任Ron Van Oers博士的活动。

Ron Van Oers博士在代表WHC参加世界遗产地“拉萨布达拉宫历史建筑群”的反应性监测活动中,因突发急病,抢救无效于2015年4月28日去世,享年50岁。

纪念活动由WHC前主任Francesco Bandarin先生主持,通过活动组织者和RON的遗孀Cristina Amandi女士精心准备的PPT,大家一起回顾了Ron富有成就的职业生涯,Ron在世界各地的生活、工作和旅行,以及与全世界各地同行建立起来的深厚友谊,大家再次感受到了Ron热情、真诚、充满活力的人格魅力。

Ron2_副本_副本_副本


图/Francesco Bandarin先生介绍Ron van Oers博士生平(来源:第39届世界遗产大会WHITRAP现场工作组)


WHITRAP上海中心执行主任邵甬教授代表中心和所有同事表达了对Ron的深切缅怀,感谢Ron在WHITRAP的成长过程中所起的重要作用,并强调Ron始终是WHITRAP大家庭的一员,WHITRAP将在Ron的精神鼓舞下继续在亚太地区致力于实践《世界遗产公约》,致力于遗产保护与可持续发展。Ron身前好友并共同主持《文化遗产管理与可持续发展》杂志(Journal of Cultural Heritage Management and Sustainable Development)的Ana Pereira Roders博士、ICCROM项目专家Gamini WIJESURIYA先生、世界遗产中心景峰先生等分别致辞回顾了与Ron共同工作的经历和友谊。

RON4_副本


图/WHITRAP上海中心执行主任邵甬教授代表中心和所有同事致辞(来源:郭旃)


为继续Ron生前对城市遗产保护所作出的杰出工作,经WHC、WHITRAP和“历史性城镇景观”(HUL)科学委员会部分专家讨论,Francesco Bandarin先生向参加纪念活动的来宾介绍了建立“HUL全球观察站(Go-HUL)”这一设想。Go-HUL将是一个推进全世界范围内城市资源管理领域交流的全球性网络,尤其是遗产保护与管理领域专业工作人员的联合与合作,包括所有机构、专家、决策者、保护实践者等都可以参与网络的建设。


---------------------------------------------------------------------------------------------------------------------------------------------------------------------------------------

Ron Van Oers博士生平(1965-2015)

Ron Van Oers博士出生于荷兰,1993年在荷兰代尔夫特理工大学获得城市规划硕士学位,1996年在爱因霍芬科技大学获得技术设计硕士学位,2000年他以“17和18世纪荷兰殖民城镇规划”课题获得荷兰代尔夫特理工大学博士学位。

在加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亚太地区世界遗产培训与研究中心(WHITRAP)之前,他受聘于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遗产中心(WHC)。2003至2005年,他曾担任拉丁美洲和加勒比地区主管;自2005年起,他负责协调小岛屿发展中国家项目和世界遗产城市项目。
2009年,Ron受聘于WHITRAP北京秘书处,任副主任;2012年他受聘于WHITRAP上海中心,任副主任,期间他在WHITRAP的国际化建设和机制完善中发挥了重要作用。他通过培训、研究、发表学术论文、著作以及持续推广世界遗产地最佳案例等方式,将他的专业技能、丰富知识以及毕生精力贡献给全球遗产保护与城市可持续发展事业。Ron和其他专家共同编写的《关于历史性城镇景观(HUL)的建议书》于2011年11月在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大会上正式通过,成为指导城市遗产保护与发展的最新国际性文件。2013年Ron受聘于同济大学建筑与城乡规划高等研究院,任研究员,与同济大学专家共同主持“历史性城镇景观方法在中国的应用”项目,并逐步推广历史性城镇景观方法在亚太地区的实践,取得了丰硕成果。

---------------------------------------------------------------------------------------------------------------------------------------------------------------------------------------


图文供稿/Juliana FORERO

****************************************************************************************************************************************

 

现场直击 | 中国“土司遗址”成功申遗

中国湖南、湖北和贵州三省联合申报的“土司遗址”项目于2015年7月4日上午(当地时间)在德国波恩成功列入《世界遗产名录》。

“土司遗址”是第39届世界遗产大会当天审议的第一个项目,由世界遗产中心秘书处、ICOMOS代表向大会陈述了对“土司遗址”文化遗产及其保存状况的专业建议和决议草案。世界遗产委员会委员国一致认为“土司遗址”满足世界遗产标准(ii)和(iii),以及真实性、完整性的要求,同意将“土司遗址”列入《世界遗产名录》。至此,中国世界遗产总数达到48项。

---------------------------------------------------------------------------------------------------------------------------------------------------------------------------------------

标准(ii):在一段时期内或世界某一文化区域内人类价值观的重要交流, 对建筑、技术、古迹艺术、城镇规划或景观设计的发展产生重大影响。
标准(iii):能为延续至今或业已消逝的文明或文化传统提供独特的或至少是特殊的见证。

---------------------------------------------------------------------------------------------------------------------------------------------------------------------------------------



 

海龙囤


图/贵州海龙屯遗址(来源:网络)



在审议过程中,本届世界遗产委员会各委员国充分肯定了“土司遗址”在申报中的高水平和专业性的工作。世界遗产委员会一致认为“土司遗址”系列遗产在功能、环境、背景、精神等方面真实地反映了古代中国中央政府在偏远地方少数民族聚居区域的治理体系。其中,越南代表指出,“土司遗址”充分显示了古代中国中央政府对少数民族自身文化特征和生活方式、习俗的尊重,同时又有效地维持了中央政府对少数民族地区治理的智慧;塞内加尔代表尤其肯定、赞赏目前中国在保护少数民族和地方遗产的传统和文化方面所采取的态度和所做出的努力,并认为值得其他国家和其他世界遗产地学习。同时,菲律宾代表指出,鉴于近年来中国旅游事业的快速发展及其对世界遗产地带来的可能影响,建议中国应进一步加强世界文化遗产“土司遗址”的管理体系、规划和监测工作,以确保“土司遗址”的突出普遍价值。

图片1


图/世界遗产委员会审议中国申报的“土司遗址”项目(来源:第39届世界遗产大会WHITRAP现场报道组)


---------------------------------------------------------------------------------------------------------------------------------------------------------------------------------------

本次联合申报的中国“土司遗址”包括湖南永顺老司城遗址、湖北唐崖土司城遗址和贵州海龙屯遗址。三处遗址分布于多民族聚居的湘鄂黔交界地区,是现存具有大型规模、完整格局、丰富遗存的土司城遗址。现存遗产类型包括土司城遗址、土司军事城址、土司官寨、土司衙署建筑群、土司庄园、土司家族墓葬群等。

---------------------------------------------------------------------------------------------------------------------------------------------------------------------------------------

经过21位世界遗产委员会委员国代表公开讨论、审议后,世界遗产委员会主席正式宣布“土司遗址”列入《世界遗产名录》。中国国家文物局童明康副局长代表中国政府和遗产地向世界遗产委员会和与会各国大使和代表致谢。童局长感谢世界遗产委员会、ICOMOS在“土司遗址”申报世界遗产的过程中对中国的帮助,并且指出少数民族及其传统文化是中华文明的重要组成部分,中国将按照世界遗产委员会决议中的建议加强“土司遗址”的保护工作。

图片2


图/各国代表向中国代表团表示祝贺(来源:第39届世界遗产大会WHITRAP现场报道组)



图文供稿/姚轶峰
 

 

****************************************************************************************************************************************

 

 第39届世界遗产大会系列报道(七)——“日本明治时期工业革命遗址”申遗现场

7月5日下午(当地时间),第39届世界遗产大会完成了本届大会所有世界遗产申报项目的审议工作。当日审议的焦点是“日本明治时期工业革命遗址”,该项目反映了日本明治维新前后即19世纪中叶之20世纪初,西方工业化成果成功转移至非西方国家的案例,体现了世界遗产第(ii)和(iv)条,并且满足真实性、完整性要求,在决议草案中推荐列入《世界遗产名录》。

---------------------------------------------------------------------------------------------------------------------------------------------------------------------------------------

标准(ii):在一段时期内或世界某一文化区域内人类价值观的重要交流, 对建筑、技术、古迹艺术、城镇规划或景观设计的发展产生重大影响。

标准(iv):是一种建筑、建筑或技术整体、或景观的杰出范例,展现人类历史上一个( 或几个) 重要阶段。

---------------------------------------------------------------------------------------------------------------------------------------------------------------------------------------


0705-1

 

0705-2


图/日本明治时期工业革命遗址(来源:UNESCO-WHC网站)


按本次大会既定议程,该项目应于7月4日上午审议,但由于韩国等一些国家质疑日本在申报过程中并没有完整、客观地阐释该系列遗产及每个遗址的全部历史行为,尤其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征用、虐待亚洲邻国劳工与战俘的罪行,因此,经世界遗产委员会7月4日委员会办公会议决定,将该项目的审议推迟至7月5日下午。

与本届大会其他申报项目由WHC秘书处介绍项目情况、ICOMOS陈述评估意见、世界遗产委员会各委员国公开讨论、审议、质询、修改决议草案,并在达成一致的情况下作出最终决议的流程不同,在当天下午的全体会议上,世界遗产委员会并未对“日本明治时期工业革命遗址”的申报做公开讨论与审议,而由本届世界遗产大会主席玛利亚•波姆(Maria Böhmer)女士采取了“特别程序”,整个过程如下:
第一步,由大会主席波姆女士向大会说明韩国与日本就争议问题已经达成相互理解;

第二步,大会主席波姆女士代表本届世界遗产委员会宣读已制定并部分提前完成的19项程序,并要求委员国尊重,其中要点包括:


 

---------------------------------------------------------------------------------------------------------------------------------------------------------------------------------------

1. 已对决议草案作出一处修改意见,即对决议草案第4段g点增加一处由日、韩同意的备注[注1],以说明世界遗产委员会已经注意到了由日本发表的、关于能让人理解每一处遗址全部历史的阐释战略的《声明》(英语与法语版本),并仅将此英语版本《声明》放入本届大会“总结记录”中;

2. 日本将在最终决议通过以后,由日本代表向大会宣读此项《声明》的英文版本;

3. 日本代表所宣读的《声明》的英语版本为日、韩双方达成一致的版本,因此英文版本被视为对日、韩两国具有约束、应履行的版本,《声明》的法语版本并不作为具有约束力的版本;

4. 日本发表的《声明》是本届世界遗产委员会决定的一部分,委员国德国应委员国日本要求向大会书记官提出对决议草案的修改意见,即对决议草案第4段第g点的备注,德国代表将向大会解释修改意见;

5. 在最终决议通过前,大会主席将会给予委员国几分钟时间阅读日本的《声明》,经委员国一致同意后作出最终决议;

6. 大会主席非常热情和真诚地要求成员国,无论是本届世界遗产委员会委员国还是非委员国,克制对会上宣读的任何意见的评论;

7. 日本在宣读《声明》后,将由韩国代表发言,双方完成发言后,作为结束语,大会主席将做简短的主席《声明》;

8. 大会主席希望委员会委员国在这个问题上达成一致,完成整个程序。

[注1]
“日本明治时期工业革命遗址”决议草案第4段第g点英语原文为:
“Preparing an interpretive strategy for the presentation of thenominated property, which gives particular emphasis to the way each of thesites contributes to Outstanding Universal Value and reflects one or more ofthe phases of industrialisation; and also allows an understanding of the fullhistory of each site.”
应日本要求,由德国提出的修改意见,即对第g点整段文字增加备注。备注英语原文为:
“The World Heritage Committee takes note of the statement made byJapan, as regards the interpretive strategy that allows an understanding of thefull history of each site as referred to in paragraph 4.g), which is containedin the Summary Record of the Session.”

---------------------------------------------------------------------------------------------------------------------------------------------------------------------------------------



第三步,大会主席询问大会书记官是否有委员国提出修改意见,书记官陈述德国所提出对决议草案第4段第g点的修改意见,并由德国代表作出解释,即进一步补充由ICOMOS向日本提出的第4段建议的详细内容;

第四步,本届世界遗产委员会成员国阅读日本的《声明》;在没有任何反对意见的情况下,大会主席直接宣布“日本明治时期工业革命遗址”列入《世界遗产名录》;

第五步,日本和韩国分别宣读《声明》;最后由大会主席做主席《声明》。

至此,大会完成对“日本明治时期工业革命遗址”列入《世界遗产名录》与关于历史解释争议的处理。随后在当日全体会议临近结束时,中国代表团向世界遗产委员会委员国代表、在场成员国代表分发了《中国代表团关于第39届世界遗产大会对“日本明治时期工业革命遗址”决议的声明》,表达了中国对该世界遗产及其相关历史问题的立场与态度。


 

0705-3


图/大会书记官宣读委员国德国对决议草案第4段第g点增加备注的情景(来源:第39届世界遗产大会WHITRAP现场工作组)


0705-4


图/日本代表宣读日本代表团《声明》的情景(来源:第39届世界遗产大会WHITRAP现场工作组)


---------------------------------------------------------------------------------------------------------------------------------------------------------------------------------------

日本代表团在第39届世界遗产大会上发表的《声明》内容要点


日本政府感谢“日本明治时期工业革命遗址”的突出普遍价值(OUV)被充分地评估并被委员国一致支持、列入《世界遗产名录》;日本政府尊重ICOMOS的建议,尤其是制定对该遗产历史的“阐释战略”。日本将会真诚地回应这些建议,使得“战略”给予“对每一处遗址全部历史的理解”。

具体而言,日本已准备好采取措施,给予完整的历史阐释,即1940年代,尤其是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在日本政府实施征用政策下,有大量韩国人和其他国家的人被俘获到该遗产的几处遗址,违背他们的意志,强制他们在严苛条件下进行劳动。日本政府已做好准备,在“阐释战略”中采取合适的措施来纪念受害者,例如建立信息中心。

日本政府对大会主席波姆女士、世界遗产委员会委员国,以及所有参与理解该遗产“突出普遍价值”过程的每一个人给予了高度赞赏,并为他们为该遗产“入遗”所作的友好合作表示感谢。


---------------------------------------------------------------------------------------------------------------------------------------------------------------------------------------


韩国代表团在第39届世界遗产大会上发表的《声明》内容要点


韩国政府乐见日本政府在世界遗产大会上作出的《声明》,承认该世界遗产的一些遗址在二战中曾大量强制征用和奴役了韩国人和其他国家的人,并准备在“阐释策略”中对这段历史进行完整阐释,同时采取措施以纪念受害者,例如在现场建立信息中心等措施。

鉴于对本届世界遗产委员会权威的完全信任,韩国政府已决定参与委员会一致达成的意见,并且相信日本政府会兑现今日委员会所要求采取的所有措施。

这个决议的实现,不仅仅是韩、日两国的努力,还包括世界遗产委员会其他委员国、尤其是大会主席国德意志联邦共和国的共同工作,以实践《世界遗产公约》的精神。

韩国政府提请世界遗产委员会关注最终决议的第6段建议日本“邀请ICOMOS提供对最终决议实施的建议”。

我们相信,世界遗产委员会将在2018年第42届世界遗产大会跟进对日本全面实施最终决议中措施和建议的审查,以及2017年12月1日前日本须向世界遗产中心提交保护进展报告。

我们相信,今日的特别程序和最终决议中的措施可以确保该世界遗产每一处遗址的全部历史可以被完整的理解;今日的决议也标志着承认、纪念受难者和受害者,在治愈历史的伤痛方面向前迈进了一步,并且再次确认了不幸的历史真相也应该以客观的方式被对待。

最后衷心感谢大会主席的领导,以及委员国的支持与合作。


---------------------------------------------------------------------------------------------------------------------------------------------------------------------------------------

 

大会主席《声明》内容要点

今日“日本明治时期工业革命遗址”列入《世界遗产名录》,不仅仅是日本的成功,更是整个委员会工作的结果。

今日及今后一段时间内,我们可以看到信任的重要性,以及这种信任的兑现。

今日我们再次见证了《世界遗产公约》的精神,即使在如此困难的情况下,来自世界不同角落的人们再次团结在一起,并完全地理解共同和平生活的精神;再次见证了最终决议为日、韩两国友谊奠定了又一基础这一杰出胜利。

再次感谢日本、韩国以及所有参与这一进程的委员国。


---------------------------------------------------------------------------------------------------------------------------------------------------------------------------------------


中国代表团关于第39届世界遗产大会对“日本明治时期工业革命遗址”决议的《声明》内容要点


中国已向世界遗产委员会及委员国表达了坚决反对日本将该系列遗产申报列入《世界遗产名录》的立场,因为这项申报忽视了基本事实和所应承担的责任。

曾有2316名中国人在严苛条件下被强制进行劳动,其中共323名中国人死于日本。强制劳动是严重践踏人权和反人类的罪行,无法容忍的是,如今在日本仍有尝试否定这一事实的声音。

中国代表团注意到,日本代表团的《声明》中已承认在该遗产申报材料中遗漏了“1940年代,有大量韩国人和其他国家的人被俘获到该遗产的几处遗址,违背他们的意志,强制他们在严苛条件下进行劳动”这一基本历史事实的陈述。但是,事实上日本对强制使用劳工的全部事实缺乏足够的思考。

中国敦促日本政府面对历史,正如世界遗产委员会和ICOMOS所建议的,采取具体措施使每一个遗址的全部历史都可以得到很好地理解,确保对每一个遇难者和受害者的纪念,使他们的尊严得到尊重。


---------------------------------------------------------------------------------------------------------------------------------------------------------------------------------------


附:7月5日列入《世界遗产名录》的10项遗产名单
• 挪威1项:尤坎-诺登工业遗产地(Rjukan – Notodden IndustrialHeritage Site)
• 德国1项:汉堡港口与仓库区(Speicherstadt and Kontorhaus District with Chilehaus)
• 以色列1项:贝萨朗墓群:犹太复兴运动的地标(Bet She’arim Necropolis – A landmark of Jewish Renewal)
• 英国1项:第四桥(The Forth Bridge)
• 美国1项:圣安东尼奥传教所(San Antonio Missions)
• 日本1项:日本明治时期工业革命遗址(Sites of Japan’s Meiji Industrial Revolution: Kyushu-Yamaguchi andRelated Areas)
• 土耳其1项:以佛所(Ephesus)
• 墨西哥1项:滕布莱克牧师水道桥水利系统(Aqueduct of Padre Tembleque, Renaissance Hydraulic Complex inAmerica)
• 乌拉圭1项:弗赖本托斯文化工业景观(Fray Bentos Cultural-Industrial Landscape)
• 西班牙1项:西班牙北部的圣雅各布线路(Routes of Santiago in Northern Spain,该项目为世界遗产“圣地亚哥坎波斯泰拉线路”的扩展项目)


图文供稿:邵甬 姚轶峰 

 

****************************************************************************************************************************************

 

第39届世界遗产大会系列报道(八)——世界遗产委员会决定暂不削减每年世界遗产申报数量

7月6日(当地时间),第39届世界遗产大会议程密集,完成了个别世界遗产边界调整、突出普遍价值声明的回顾、确定新的《世界遗产名录》与《世界濒危遗产名录》上游程序进展报告、欧洲第二轮周期报告与行动计划报告等诸多议题。

0706-1


图/会议间隙委员国代表在会场中央拍照留念(来源:第39届世界遗产大会WHITRAP现场工作组)

 

当日世界遗产委员会审议的重点是由本届大会《实施“世界遗产公约”操作指南》(以下简称《操作指南》)工作组起草的修改《操作指南》(2013版)的决议草案,涉及对《操作指南》的多处修改。

• 《操作指南》(2013版)第I部分的修改要点:世界遗产委员会秘书处(即世界遗产中心)的任务、专业咨询机构的角色,以加强《世界遗产公约》和保护自然与文化遗产有关的公约之间的协调,本次修改主要是针对与《海牙公约》(1954年)及其第二议定书(1999年)的协调问题;
• 《操作指南》(2013版)第II部分修改要点:《世界遗产名录》,尤其是《预备名录》的制定规则;世界遗产的保护与管理,尤其是保护范围、管理体制与保护措施;
• 《操作指南》(2013版)第III部分修改要点:主要修改列入《世界遗产名录》的程序,涉及申报程序、申报要求、申报登记、咨询机构评估、世界遗产委员会的决定、修改世界遗产边界、列入标准与名称、时间表等内容;
• 《操作指南》(2013版)第IV部分修改要点:主要修改对世界遗产地保护状况进行监测的程序,内容涉及反应性监测、列入《濒危世界遗产名录》的标准与程序、彻底从《世界遗产名录》除名;
• 《操作指南》(2013版)第VII部分修改要点:世界遗产基金外部筹资;
• 《操作指南》(2013版)第VIII部分世界遗产标志的使用、缔约国责任等部分内容;
• 以及《操作指南》(2013版)附件2B、3、5、6、13、14。


长期以来《世界遗产名录》在地区分布和类型分布上严重不平衡,欧洲与北美的世界遗产数量多于其他各地区,而非洲、阿拉伯国家、拉美地区世界遗产数量偏低,同时文化遗产数量又是自然遗产数量的数倍。因此,2002年布达佩斯第26届世界遗产大会提出要建立一个具有代表性、平衡性和可信的《世界遗产名录》。2004年第28届世界遗产大会将每年每个缔约国申报总数调整为2项,每年委员会审议的项目总数降低至45项,即目前《操作指南》(2013版)第61条a)和b)款[注1]的规定。

---------------------------------------------------------------------------------------------------------------------------------------------------------------------------------------

 [注1]《操作指南》第61条:
a)最多审查每个缔约国的两项完整申报,其中至少有一项需与自然遗产或文化景观有关;
b)确定委员会每年审查的申报数目不超过45个,其中包括往届会议推迟审议的项目、补充材料后再审项目、扩展项目(遗产限制的细微变动除外)、跨境项目和系列项目。

---------------------------------------------------------------------------------------------------------------------------------------------------------------------------------------

 

尽管近年来世界遗产委员会又采取了世界遗产全球能力建设战略、上游程序等策略,帮助发展中国家申报世界遗产,但是地区与类型不平衡的现象并没有显著改善。同时,由于自2009年开始,世界遗产基金(WHF)逐步出现财政问题,无法负担大量申报项目的审查、保护状况的监测,以及与世界遗产相关的频繁国际会议、国际任务等费用开支。因此,根据第35届世界遗产大会决议(35 COM 8B.61),进一步削减申报数量。

《操作指南》工作组起草的决议草案中提出:自2017年开始,每一个缔约国每年可申报项目为1个,委员会每年审查的申报项目总量不超过25个。虽然决议草案在工作组内部已取得多数一致,但在今日下午提交世界遗产委员会审议过程中,由于这将影响到所有《世界遗产公约》缔约国申遗策略与利益,委员国对第61条的修改提出了大量异议,进行了长时间、激烈的讨论。有趣的是,委员会内大多数发达国家的委员国赞同工作组对第61条的修改意见,而来自亚洲、非洲、拉美的委员国则反对这一修改意见,主要反对观点有:

• 遗产项目申报是“世界遗产”的基础,限制申报数量有违《世界遗产公约》精神,并且需要有更广泛和更民主的讨论机制;
• 限制每个缔约国每年世界遗产的申报数量和审议总量并不能改变《世界遗产名录》不平衡的状况,再加上能力、技术、资金等问题,甚至有可能加剧这种不平衡状况;
• 第61条牵涉到其他相关条款,许多问题相互关联,不能孤立地看待第61条且仅仅修改第61条的内容;
• 目前修改第61条的时机并不成熟,需要进一步深入的商议,目前应先予保留,待建立路线图后逐步修改。


围绕这一问题,委员国经过了长达近4小时的激烈讨论、商议,始终无法达成一致。由委员国印度提议建立持续一年的商讨机制,建立针对《操作指南》第61条的工作组,在地区委员会商讨一致的基础上,进一步提出草案,待2016年第40届世界遗产委员会审议通过。

至此,世界遗产委员会最终删除了该决议草案中有关“削减”申报数量的建议,而是将这一问题推迟至2016年大会再做出决议。因此,对于每个《世界遗产公约》缔约国来说,至少至2017年,每年仍可申报两个项目,而世界遗产委员会审议的项目数量仍然维持45个的上限不变。

0706-2


图/世界遗产委员会审议《操作指南》第61条修改意见(来源:第39届世界遗产大会WHITRAP现场工作组)


图文供稿:邵甬 姚轶峰

 

****************************************************************************************************************************************

 

 

****************************************************************************************************************************************

文 件 下 载
No. Name Content Language Download
留 言 讨 论
确定发表
    讨 论 结 果
[More Comments]
Copyright © 2009-2012 World Heritage Institute of Training and Research-Asia and Pacific (shangha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