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遗产城市联盟
  发表时间:2020-06-26  阅读次数:454

       微信图片_20200721145610


       新冠肺炎疫情造成的全球卫生危机展现了城市的脆弱性,揭示了历史城镇一些典型的悬而未决的问题,如单一的旅游文化、经济萎靡、城市密度管理以及日益严重的不平等现象。在这样一个试探性阶段,如果我们把遗产视为一种资源而不是负担,那么遗产又能做出什么贡献呢?遗产可以从哪些角度来帮助世界遗产城市的恢复和可持续发展计划呢?


       为了探讨这些问题,2020年6月17日至26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与《世界遗产公约》咨询机构、国际自然保护联盟、自然保护联盟和国际文化财产保护与修复研究中心合作,组织了第一次世界遗产城市联盟会议。在5次线上会议上,60多名国际专家和从业人员,特别是来自西欧和北美以外地区的专家和从业人员参加了这些"云会议",并在《世界遗产公约》和2011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关于历史性城镇景观的建议书》(HUL建议)的框架内,思考现实的挑战,分析和探讨城市恢复的途径。


微信图片_20200721175306_1_副本


       第一场分会主题为“城市遗产的恢复和韧性再思考”的直播网络研讨会,将近400人参加了本次会议。活动期间,由世界遗产城市(突尼斯、杜布罗夫尼克、维甘、拉穆、克雷塔罗、阿西西、斋浦尔)的市长和高级别专家组成的国际小组与世界遗产中心副主任豪萨格拉尔进行了辩论,并回答了60多名与会者的问题。


Group Photo


微信图片_20200720210001


       其他分会以创新实验室为形式,分为三个模块:由两名高级专家提出讨论主题、两次案例研究专题介绍和公开辩论。三场分会针对以下主题展开讨论:"生活与当地社区"(马来西亚乔治镇和意大利佛罗伦萨的工地管理人员参加);"遗产作为地方经济发展战略核心"(由伊朗亚兹德历史名城和墨西哥克雷塔罗历史古迹区遗址管理人员共同管理);和"在历史城市环境中重新思考城市基础设施"(由肯尼亚拉穆字遗产办公室和突尼斯突尼斯麦地那负责)。之后的讨论侧重于2020年初出现的最关键的优先事项。所有与会者都表示,我们需要抓住这一特殊的时间段,作为重新评估以往发展模式的机会。特别是旅游业,由于游客的陈旧观念和期望,过度倾向于遗产商品化的短期模式,而不是长期的可持续的城市发展道路,短视对于旅游业的发展是非常不可持续性的。讨论者强调,城市"文化旅游"往往阻碍地方文化的自然演变,并产生地方价值和普世价值之间的冲突。围绕这一主题,辩论还指出了城市遗产区经济价值和生活质量之间新涌现的不和谐,特别是我们不仅需要保护建筑物,更需要保护住房存量及其功能(提到了遗产地的"功能完整性"的价值),以确保为居民的居住提供必要的服务(在讨论中一再引用威尼斯的例子)。众多的地方利益群体彼此间应是“利益”的相关方而不是“利害”的相关方,他们成为阻止接管城市地区的权利网络的潜在杠杆。


微信图片_20200720205950


       软基础设施的作用似乎也至关重要。它们与数字技术和数字存取直接相关,数字存取问题已被广泛理解为可以用以消除日益加剧的不平等的全人类共享的一种新型"权利"。最后,在所有层次和尺度上,"本地化"成为思考和规划历史城市未来的关键词。所有与会者都认为,在其区域内更好地整合城市并更多地依赖当地资源(经济、社会、文化、农业......)的紧迫问题。然而,这种看法并不意味我们要完全退出全球化,甚至是完全退出城市居住区。也许,正如迈克尔·特纳在上届会议上建议的那样,需要调整和更新"城市化"的想法,以便更深入地将其与历史、景观相连接,以确保人类拥有更具韧性和包容性的栖息地。


微信图片_20200720210021


       在之后的主题会议中,参会者被分为不同的工作小组来完成设定的任务。每一个小组将在第五和最后的会议中以辩论的形式汇报各自在城市遗产恢复与韧性方面的研究成果。


       在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协调下,世界遗产城市联盟帮助巩固了各地与国际专家社区的联系,更好地促进了《世界遗产公约》和《关于历史性城镇景观的建议书》在全球世界遗产城市的实施。


       我上海中心积极参与了此次活动。玛丽诺埃拉·图尔努与其他著名专家一起,在最后环节上进行了"热烈辩论",安娜波娜·宝拉与来自东欧和南美洲的其他专家一起参加了所有会议,并为A组的成果做出了贡献。


       所有与会者对本次活动赞不绝口,并希望未来举办更多类似的活动。

Copyright © 2009-2012 World Heritage Institute of Training and Research-Asia and Pacific (shangha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