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第十一期亚太遗产保护论坛专题(一)——卢永峰:一个保护实践者应有的态度和情怀
  发表时间:2011-06-03  阅读次数:1673
2011060316550184今天我不愿多讲思南公馆这个项目的过程,过程可以讲,但讲起来非常长。我想和大家交流的不是技术问题,因为现在做保留保护,更要紧的是作为保留保护项目实践者他的态度和情怀,所以我想讲的是一个保护实践者应有的态度和情怀。很多东西做到最后好不好,或者大家认不认可,关键在态度,态度不一样,最后的结果肯定是不一样的。

第一、要有敬畏之心。

对于老的建筑和原有的风貌,如果按照我们想怎么做就怎么做的态度,这些房子在那边站了那么多年,历经风霜,看了那么多的思想百态,我们怎么对待它,拿掉很简单,留下很费功夫。如果有了敬畏之心,拆除的话就会变得非常小心,如果我拆除一个好建筑,要有足够的理由说服自己一定要把它拆掉,不然会变得很随意。现在我们做很多老的项目,看到有些地方这个也没有了,那个也没有了,最后这个项目出来的时候拿地留下了多少东西。思南公馆项目在改造前共有七十多幢房子,现在留下来的老房子是51幢,换句话说绝大部分是留下来的,拆下来的就是1996年做高架的时候拆下来的一块,用来建造新房子。我们做保留保护要有一颗敬畏之心,要有这么一种态度,这不光是做事情的态度,也是做人的态度。

 

第二、要有历史责任感和使命感。
这句话听起来像政治口号,很抽象,但在思南公馆这个项目中却有着非常大的具体意义。
什么叫责任?在我们这个项目中,我把它理解成是如何沉积历史。刚才大家看到了最早是1910年前开始有第一栋房子,1921年大部分的房子出来,1937 年又一次高潮,这些房子是怎么过来的。我们怎么把这些房子,这几十年、近百年形成的风貌、风格和特点把它沉积下来,我们是有责任的。今天我们有机会做这件事情的时候,怎么把它这个东西继承好,沉积好是有责任的。我原来的董事长和我说过一句话,说这个项目是百年一遇的,我们怎么把近一百年形成的东西继承好,如果没有这么一个责任感会变得很随意。有的时候讨论留还是拆,如果没有这种责任感会变得很随意。所以我们是保留应该保留的,可保留和可不保留的东西怎么把它也保留,这是我们的责任。
什么叫使命?至少我们这个建筑通过了这次修缮以后,可以至少再让它活一百年,这就是我们的使命。如果没有这个使命感,做的时候也是很随意,放一个东西很随意的放进去,如果有这个使命感,你就会想到如果一百年以后还有人做保留保护的时候,他怎么来看2000年这几个人做的事情。我一直喜欢用一个词,就是“诚惶诚恐”地做这个项目。我理解的责任感和使命感就是“继往开来”。我们做保留保护的东西一定要有这个胸怀,我们不仅要把老的东西留下来,还一定要让它继续延续下去,这是我的第二个想法。我们现在有一些很随意的做法就在这方面考虑的不够。十年前刚开始做这个项目,很少有人愿意做这个事情。因为1997年金融危机刚过去,上海的经济形势和房地产形势也不像现在这么热闹,而且那个时候做项目的想法和现在有很大的差别。那个时候是非常简单的,原来有多少房子,拆掉以后可以多盖多少房子,最好都是拆掉建高楼,大部分都这么想。所以我们做这个项目的时候,如果当时没有这点责任感和使命感就不会投入那么多的精力来做这件事情。

第三、要有精品意识。
这里我想举几个例子,比如大家现在看到的我们老房子的外墙,卵石装的,现在看看很简单,那个时候我们刚刚接手做这个事情,那个墙是黄颜色的,那个时候对于思南路花园洋房外观的总体评价,那边是黄墙红瓦绿树。后来我们专家把这个外墙一层一层刮出来,到底它最早是什么样的。最后他们分析下来就是卵石,而且是卵石的本色。今天我们如何做回去呢?当时我和几个朋友去南京找卵石。找来卵石以后怎么做回去?这些都没有现成的工艺和资料。为了这个外墙,我们那时候做了 60多块样板的实验,不一样颜色的卵石,不一样大小的,用不一样的干做、湿做,做上去以后用不一样的时间,有的是半小时,有的是一小时,有的是两小时把外面一层洗下来。我们试的时候是一个秤,旁边有一个桶,还有一个钟,还有温度计,这是多少温度,多少时间,黑颜色的多少斤,黄颜色的多少斤。最后我们施工的时候有一块牌子,牌子上写着黑的卵石多少,沥青多少袋,黑的多少,黄的多少,放多少水,放多少黏结剂,用多少水洗下来,就变成了一个施工的工艺。至少现在我们的外墙看上去是比较统一,比较一致,比较和谐的。包括像我们的瓦,原来都是黏土的瓦,现在黏土不可以用了,但是这些瓦和现在的瓦片大小不一样了,以前不知道是从法国进口的还是怎么样,我们原来的瓦后面有一层法文的字,我们就拿着这个外片在上海周边找了很多地方,最后找到了宜兴,有一家规模不是很大的,做这个东西的厂,他愿意做。为什么我讲规模不是很大,因为规模大的根本不愿意接我们的活,我们和他一起用原来的样子,开成模子,用陶土做完后,再做旧,试了好几次,然后将做好的瓦放上去与原来的瓦对比,最后才确定下来。包括壁炉,很多的壁炉被以前的住户打掉了,壁炉砖我们是这里发现一块,那里发现一块,最后我们拿着这个砖开模烧,把它做成原来旧的样子。
一个项目最后能不能做好,其实就是一点点小东西累积起来的。我们做汽车最后总有一个总装标准,不管这个零件在哪里做,最后到这里装起来都是按照同样的规格做的,然而造房子没有所谓的总装标准,就是靠一块一块的把握好。过世多年的中国著名电影导演水华,曾说过拍电影就像双手捧水,因为我们手指有缝,手捧的不紧会漏掉。如果你不注意这里漏一点,那里漏一点,最后手里一点儿水都没有了。我一直记住这句话,我们这个项目也是同样的道理,不能这个项目可以放一点,那个小事情可以放一点,到最后就没有东西了。所以我们要有非常好的精品意识。我们刚才在讨论的时候说到了其他的项目,有很多做的工艺不到位,也是和意识强不强有关。

第四、要有现代意识。
这个“现代”是指什么呢?就是我们做保留保护的时候,一定要把现在的经济社会发展的成果、科技发展的成果一定要用进去。我和同事一起商量的时候,如果今后 2100年还有保留保护这个概念,还有人爱做保留保护,做思南路的一百年以后,我们不可以让人家说,2000年这批人修房子还不错,他们把1920年造的房子修的很好。我们一定要把2000年代科技发展的成果能够融汇进去,比如讲空调和很多环保的东西怎么放进去。最新的成果怎么在保留保护里面得到运用。但是有一点我没有搞清楚,比如我们的窗,思南路的窗是木窗,我们这次还是按照原来的木窗做的,外面还有百叶窗。如果从保温、隔音的效果来看,现在双层玻璃的铝窗比这个效果好得多,现在很多铝窗外面看起来和木的样子一模一样的,到底应该用什么好?我们最后决定还是用木头做回去,按照中式原来的样子。这个真的很难说用木窗还是用铝窗,可能要看不一样的地方,如果这个房子可以改动比较大,或者用其他的功能做铝窗比较好,这还是需要请专家最后来定了。

上述四点是我个人的一些体会,这对于保护实践者而言非常重要。如果在这些基本理念上没有正确的想法或者说没有指导工作的理念,想做好一个保留保护项目的可能性不是很大。技术性的东西都可以讨论,而理念性和观念性的东西是不容讨论的。

最后,谈一谈今天论坛的主题“多元平衡如何取得共赢”。我觉得现在要保留保护过程中取得多方面的“赢”是很难的,主要就是经济效益和其他效益的平衡。在今天如果做保留保护,一定要多讲取得保护的效应。我们控制性规划里面也有经济效益、社会效益和环境效益,如果今天还要做保留保护,我们一定要讲环境效益、保护效益、社会效益,一定少讲经济效益。如果你一定多讲经济效益,这个项目要想保护非常的精致是很难的。有很多项目,开始的时候他们未必不想把它保留的多,保留的好,最后这个水流啊流,很大原因就是经济效益上面拴的过多了。如果今天讲保留保护,把经济效益放在前面就暂时不要做,放着,让以后有觉悟的人来做,要不然花了很大的精力,最后效果未必好。我的意思绝对不是思南路做得非常好,只是坦率的讲,这个项目要取得经济上的平衡,要经过我们很大的努力,还要取决于整个经济社会发展的水平。


Copyright © 2009-2012 World Heritage Institute of Training and Research-Asia and Pacific (shanghai)